狐黎狐涂

虎背熊腰麒麟臂,文渣图废坏脾气。
颜控花心墙头草,坑多完结遥无期。
☞脑洞清奇,弥天大污。

【楼诚】春夜喜雨(AU架空)

春夜喜雨(楼诚AU)
☞楼诚AU,题目和内容没有什么关系
☞继续是做梦出来的梗
☞OOC慎入
☞除了写的不好,别的锅我不背

阿诚的胸口有一个疤。
这不是一个正常的现象,毕竟每个机器人出厂的时候都是全新的,人类对机器人的要求极高,机体运行时有一点不协调就有可能会被返厂销毁,更何况是这么明显的疤痕。
所以,他一直在想:我为什么没有被返厂呢?
阿诚知道自己忘了很多事。最典型的比如主人…哦不,那个人让他喊他大哥-大哥给他命名的情景。这应该是机器人一生最深刻的记忆,可是自己没有。
‘失忆‘对于一个机器人来说是不可饶恕的。毕竟人们用机器人,很大程度上就是用来记住自己记不住的事情,如果机器人也忘记了,那简直太糟糕了。所以阿诚很小心的掩藏着自己失忆的事,可是他毕竟还是失忆了,经常闹些不大不小的误会-比如把大姐喜欢喝的花茶端给喜欢普洱的大哥,把小少爷忘在沙发上的手表放进大哥的房间,或者做饭时经常做成辣味…所幸大哥是个粗心的人,没有注意过这些。
但是阿诚不能原谅自己,他在所有人都不在家的时候一遍遍的检测过自己的系统,总是在运行到一处的时候运行就卡住,,换备份程序才能继续走下去。他直觉这一定和他的失忆有关,而且,在他对自己的检测中,自己应该是战斗型机器人而不是保姆型,可是为什么大哥一直让自己在家做家务?花几倍于保姆机器人的钱买一只战斗机器人,然后把他当做保姆机器人使用?明家就算再有钱也不用这么糟蹋。
他曾经问过大哥为什么不让自己做自己该做的事,大哥看了他一眼,面无表情,震了震手上的报纸,说:“怎么?大哥的话都不听了?”他只能作罢。
大哥的书房有个小房间。这是他今天打扫卫生的时候发现的。可惜大哥回来的太早,不然他一定会进去一探究竟-虽然是机器人,但该有的好奇心,阿诚还是有的。而且,看大哥紧张的样子,他直觉这件事和自己有密切的关系…很有可能和自己失去的记忆有关。
第二天,阿诚在送大哥出门后,就避开家里的其他人进了大哥的房间。果不其然,那个小房间被转移了,但是因为阿诚昨天离开前把自己身上的一个纳米机器人丢了进去,所以找到那个小房间简直不要再简单。
他进了那个秘密房间,里面什么都没有,只有房间正中有一块破损的芯片。
芯片?还是十年前的款式?阿诚关好背后的门,走过去捻起了那块芯片--损伤边缘平滑,应该是激光所伤;芯片很干净,可以看出经常被人护理;纹路倒是挺复杂的…阿诚忽然有些手痒:如果把这个芯片修好是什么样子?他看了看自己的内置程序,里面的确有修补芯片的内容就毫不犹豫的坐在地上开始修补工作。
虽然看起来芯片的破坏挺严重,如果是三年前绝对修不好,但是随着科技的突飞猛进,这种程度的破坏修复已经so easy 了。
“完工!”耗时4小时,阿诚终于完成了自己作为战斗机器人本职的第一项工作。他本想直接把这个芯片插进自己的芯片口看看这里面是什么,可是突然想起大哥临走前布置的任务,决定缓一缓,先把芯片放进了自己的储存空间,等晚上大家都休息了再说。
保姆机器人的效率和普通人是不能比的,更何况一个火力全开的战斗型机器人。紧赶慢赶,阿诚终于在大哥回家之前完成了任务,站在门口静静地等着那熟悉的刹车声。
“阿诚,今天在家做了什么?”大哥一进门就把外套脱下放进阿诚手里。
阿诚一边放着外套一边向大哥汇报着今天做的事情-只是除了修补芯片一项。
“这样啊…”大哥坐到沙发上,端着阿诚泡给他的花茶,若有所思,半晌,抬眼看了他一眼“没有别的了?”
“没有。”他说。。
“哦…那样,阿诚,你准备一下星际外交事务所的名单,我明天要带你出去。”
“出去?”虽然有些兴奋,但不知道为什么,阿诚总觉得听到‘外交事务所‘这几个字的时候自己的程序有些混乱。
“嗯,出去。”大哥喝下最后一口茶难得的笑着站起来,走过来拍拍自己的肩“今天的茶不错。”
见大哥进房间休息了阿诚才彻底放下心-这意味着这一晚上大哥不会再出来。他放心的回到自己的休息室,开始研究今天刚刚修复好的芯片。
端详着手里的芯片,阿诚舔了舔自己的嘴唇-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有这么人性化的动作,只能归结于出厂设定。他打开了自己的胸腔,找到卡槽,把芯片塞了进去。
只是一瞬间,庞大的信息量就淹没了他。
地上的机器人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等他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内里已经不是那个‘阿诚‘了。
“大哥…”明明还是一样的声音,这一声大哥却和之前的阿诚不一样。‘阿诚‘的大哥只是例行公事的回答,而阿诚的大哥却饱含着感情。
第二天,阿诚好像没事一样去做饭:生煎包,草头圈子,粉子蛋…
“哟,今天的早餐看起来很不错嘛!”大姐端起一边的花茶“别忘了你大哥喝的是普洱啊~”
“先生喜欢普洱阿诚怎么会忘记呢?”阿诚低下头笑着回答。
说曹操,曹操到:“阿诚今天做了什么好吃的?”
“草头圈子,生煎包,可地道了,明楼你也来尝尝~”
“哦?”明楼落座,深深看了阿诚一眼“没想到我们阿诚昨天不仅查了星际外交事务所的名单还查了咱老家的点心。”
“先生吃的开心就好。”
“不是让你叫大哥吗?怎么又叫起来先生了?”
“是,大哥。”

早餐就在这样的气氛里不尴不尬的吃完了。
“阿诚,跟我去一趟书房。”
“是,先…大哥。”
进了书房,明楼只是背对着阿诚。半晌,叹了口气:“你…”
“先生”阿诚抬起头,目光灼灼“救一个已经暴露的卧底不是您的风格。”更何况把他带回家。
“…我一直在后悔,让你去执行那个任务…”明楼坐回书桌前,单手支头。
“你应该把我销毁。”阿诚抿了抿嘴唇“制造一个和我一样外观的机器人不是难事。”
“……就当我是鬼迷心窍了吧。”明楼捂住眼睛惨然一笑,又用微不可察的声音说:“我舍不得。”
一句舍不得瞬间击破了阿诚的心防。可是他不是人类,不会哭。
“我们赢了吗?”说话的是阿诚
“赢了,我今天带你去就是想一起验收成果。”
“走吗?”
“准备一下,出发!”
“是,先生!”
“什么先生,叫大哥。”
“知道了,大哥~”

END

评论
热度 ( 7 )
 

© 狐黎狐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