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黎狐涂

虎背熊腰麒麟臂,文渣图废坏脾气。
颜控花心墙头草,坑多完结遥无期。
☞脑洞清奇,弥天大污。

【旧文存档】【石菊】奶爸日记(2013.11.16-2013.11.27)

*旧文存档

*之前未完结的中篇我要发过来吗……

“这是一份很重要的快件,必须在两天之内送到地藏王菩萨手上,不然……”两天前那个明媚的上午我的上司的狰狞的嘴脸再次浮现在我的脑海,再看看手机上的日期,我恍惚中听到不远处教堂的钟声……
我是菊丸英二,一个普通的快递员,和一般的快递员不同的是,我们面向的客户群都是神话时代的老妖怪,不是人类……好吧,一般不是人类。
长话短说,我这次的任务接的很不是时候,刚刚把西王母那个宅女双十一疯狂采购的坚果蜂蜜、面膜、乳液、风衣等等爬上爬下九千九百九十九层台阶送上瑶池中转站累的像条狗终于回到总部还没有歇一口气就被安排送这个快件。下地狱已经不是一次了,程序也都很清楚,左右不过半天的事儿,于是我就放心大胆的决定睡一觉补充好精神再去,结果在整个小区停电,终端机被我压在屁股下面罢工,闹钟发条没有上……等等一系列的巧合下,我成功的睡过头了!一睡就是两天啊!!!
“一定要来的及啊!”抱着快递盒子以最快的速度冲向离我最近的地府传送阵,盒子的东西叮里咣啷的响着,听起来似乎很硬‘不会撞碎吧?’虽然这样想着,我也没有慢下步伐,现在离四十八小时还有五分钟,如果我速度快一点,也许……
就在我前脚踏入传送阵的时候,我怀里的盒子发出了咔嚓的一声脆响,然后一阵金光,盒子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在我怀里的是一个咬着手指睡的正香的小婴儿!!
就在我呆愣的时候,传送阵启动,我,下地狱了……
等我回过神的时候,我已经抱着一个婴儿----也就是我那个快件站在地藏王菩萨面前了。
“既然在你怀里出来了,说明他和你有缘,我可以把他托付给你吗?”诶嘛不愧是慈悲的菩萨哟,都不追究我‘丢件’的责任,直接把快件给我了……等等,给我了?!
“菩……菩……菩萨!”我有点结巴“你是说,让我养这个奶娃娃?!”我盯着怀里那个东瞧西看的小鬼,差点没哭出来:我差点连自己都养不活了让我养孩子?你逗我!
“我相信你。”菩萨笑的一脸慈悲为怀。
你相信有个[BI---]用啊!!我差点没有爆粗口,忍了半天,憋出来一句:“菩萨,这孩子,怎么养?小生至今未婚……”
“啊,养孩子这种事情,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四回肉贴肉啦~似乎有什么不对但是不要在意这些细节,这个孩子其实是上面看我在这里太闲给我指派的任务,既然你把它孵出来了你就养吧,其实孩子很好养的,我没下地狱之前替佛祖养了不少,像那文殊啦,金蝉子啦都是我带大的,就是因为不想再弄得满身奶腥味我才下地狱结果还不放过我,这孩子如果按你们人界的算法的话基本上是一周长一岁,但在我这里就是七十年长一岁,所以说还是在你们那里养比较好啦,你看他多可爱多听话啊你难道舍得放开他吗这时候放开他就等于放开他的整个人生了哟……”
在地藏王菩萨不知所云没有中心的忽悠下,我离开地狱的时候,怀里抱着一个叫做大石秀一郎的奶娃娃……其实这个名字还是有典故的……
“啊,既然你决定养他了,就取个名字吧!”菩萨宝相庄严的对我说。
我看看怀里的熊孩子的脑袋,不禁想起至今还在瑶池的温泉里里煮着的我无缘入口的孔雀蛋,一阵淡淡的忧桑涌上心头:“就叫鸡蛋吧!”
“咳咳咳!……啊……大石秀一郎吗?真是个好名字啊!”我看到菩萨的脸扭曲了一下,然后又恢复正常。
“真是个好名字。”其实我还是觉得鸡蛋好听,多么有内涵!“多谢菩萨赐名。”
“那你们就回去吧!记得等孩子十六岁的时候带来我给他办身份证啊!”菩萨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了一个红手帕,冲我们挥舞着,挥舞着……
不好意思菩萨,请允许我想歪,您这样,真的好像从事我国古代风俗业俗称老鸨的职业女性啊……
我叫菊丸英二,万万没想到,因为送迟了快递,我·喜·当·爹!

第一周
家里除了泡面还是泡面,总不能让孩子和我一起吃垃圾食品,所以我决定去超市买点东西。
我撕了两件衣服把大石兜在胸前推着小推车看着婴儿用品,到底是买毛绒玩具还是小汽车让我犹豫了半天,毕竟毛绒玩具可以当抱枕,但是如果绒绒被宝宝吸了进去可能会导致窒息,小汽车虽然好玩但是硬邦邦的会把宝宝娇嫩的皮肤划伤,还有风铃虽然很可爱但是万一连接的不牢固可能会掉下来砸到宝宝……各种各样的玩具让我目不暇接,都想抱回去又怕有危险……
大石似乎对这个世界很新奇,总是四处扭头,不得不说佛祖出品品质有保证,你看这一周的孩子就已经会说话了“爸比,尿……”说着,这管不住嘴管不住尿的熊孩子就在我身上方便了起来……看来当务之急不是买玩具,是买尿不湿!不得不说,这是我被他毁掉的第三件外套了!
急匆匆的拿了导购推荐的尿不湿结了账,问了厕所在哪里我就去给大石换尿布,途中,我又很荣幸的被赏了一泡童子便……
臭气熏天的我们肯定是不能继续购物了,只能网购,在我和大石的共同挑选下,我们下了单,等待着……
值得一提的是,我们要买的婴幼儿用品在一周后来到了我们身边,这时,大石已经两岁了……该死的快递!

第二周
大石两岁就可以走的很稳当了,上蹿下跳一点也不符合他稳重的长相,我在BBS上发帖求助怎么养孩子,大家都说顺其自然,两岁的孩子就应该淘气一点……是一点吗?我看着被儿童玩具保龄球攻击的像是雪橇三傻来袭的客厅,默默地闭上了眼睛……

第三周
熊孩子时期,我不应该带他去吃烤肉。
本来以为今天发工资了给他改善一下伙食,结果到了烤肉店,他满场乱窜,看到哪一桌的烤肉方式和他的理念不合就爆发‘奉行模式’,我都来不及阻止……
“你们……来说一下这个料理的名字!这道菜即不叫盐肉也不叫辣肉,叫做烤肉!所以重点不在盐巴也不在辣椒在于烧烤!肉汁才是烤肉的灵魂!……你!牛舌外烤三十秒里烤十五秒!……有人像你这么撒辣椒油吗?!……还有你,牛肉多烤一点会饿死吗?!……”
最后,我们被老板请出了烤肉店:“真的不好意思,请您隔日来用餐吧,我们给您免单!”
其实,不是奉行状态的大石现在还算是比较温柔随和的,当然是相对于第二周而言。

第四周
我要恢复工作了,就开始教他做饭,出乎意料的,他很有料理天赋,现在我每天早上都能带着便当出门,想要吃饭的时候打开就可以了。
不愧是我养大的孩子,对我的口味真的是非同一般的了解,蛋包饭油炸虾星鳗寿司……天天不重样,好幸福~~~
不过有一次起夜看到厨房的灯还亮着,小小的大石站在椅子上给我做饭心里真的……说不上来,很感动,但是更多的是……恩,内疚吧!所以,从下周开始,我要每天起早给他做饭!我可是答应了菩萨要把他养大的!

第五周
五岁的大石安静稳重,做事很仔细,而且每天早上会给我准备好早餐---其实第一天我有试过做早餐,但是在我把厨房第二次炸掉之后大石坚决不让我再接近炊具了。
“便当?”大石拿着一张纸念着。
“带了,在这里。”
“钱包呢?”
“左口袋。”
“钥匙?”
“裤子口袋里。”
“手机?”
“右口袋里。”
“笔记本?”
“这里。”
“快递包?”
“背上。”
“摩托车钥匙?”
“拿啦拿啦,安心~”
“那么路上小心,我在家等你。”
“恩~我走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只是没有提醒你绑鞋带难道你不会低头看一下吗?”
“额……我去上班,大石你好好看家啊!”
“记住系鞋带!”
“知道啦~”
是的,你没有看错,上面那段对话就是我们每天早上的日常,看起来似乎是有点父子关系颠倒,但是这的确是事实……( ̄▽ ̄”) 按大石的话来说就是:“一个家里必须有一个操心的人啊,如果大人不操心的话只能让我这个小孩子操心了。”这该死的早熟!

第六周
其实六岁已经到了该上学的年纪了,但是由于大石每个年纪只能停留一周,而且没有户口,所以我不敢让他去上学,有的时候下班回家见他坐在窗户前看着公园里小朋友玩耍,我总能感觉到他的寂寞。整天把他关在家里真的好吗?但是如果出去的话,大家很容易发现他的不正常,可能会被带到科学院去做研究…想到这里,我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这周结束的时候我终于攒够钱买了一只金毛,希望他能开心点。

第七周、第八周、第九周
这几个星期过的异常忙碌,快要春节大概都在准备年货,所以这让我陪伴秀一郎的时间变得很少,等我回过神的时候,那个六岁的幼童已经变成了一个九岁的孩,稳重,温厚,有着这一代人少有的耐心细心,做饭菜也是一把好手,让我高兴的同时也很遗憾,我错过了一个孩子成长的时间,这段时间里我都没有怎么抱抱他,他会不会很寂寞?
于是我向老板说明了情况,要求每个星期两天休假----如果不能一直陪伴的话,多抽出来一点时间,他的时间过的那么快,也许我再忙下去,再回过头,可能他已经变大了,变老了,没有了……想到这里,我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那只金毛也长得很快,从刚来到家里单手就能托起的小小一坨变成必须用两只手才能把它掐起来的大个子。
金毛之类的大型犬基本上六个月定型,这只两个月的小金毛有点超过他同龄狗的体型,显然大石给他喂的太多。想到大石每天没有什么可做只能蹲在这里和狗狗玩,喂狗狗,甚至不到晚上不能出我的三居室,我就觉得心里一阵憋闷。
我带着秀一郎去了儿童乐园,因为狗狗不能进去,所以把它放在了同事家,他家有只哈士奇,我相信它们会玩的愉快。
秀一郎对外面的世界还是很好奇的,虽然并没有表现的很明显,但是我可以感受到他的兴奋和紧张。
“还想玩什么呢?玩过之后我们回家。”玩了一整天,我抱着有点累的秀一郎坐在公园的秋千椅上,椅子是用竹子做的,有点弹性,还很结实。秀一郎有点好奇的摸摸秋千椅,又拉拉牵着它的铁索,低下头,没有答话。
我想他应该是不想回去,毕竟那个屋子他已经呆了太久了。
就在我以为他不会在答话的时候,他低声念出了一个单词。
“什么?”我没有听清,又问了一遍。
“¥#%¥……¥”他的头埋在我的怀里,所以声音还是含含糊糊的。
“你说什么啊……”我像抱小狗一样把他掐起来,突然发现他的脸好红。
“我说,摩·天·轮·啦·!”他的脸红扑扑的,眼睛飘忽不定“我,我只是看书上说,来游乐园一定要坐摩天轮而已!”说着他别过脸,脸颊鼓鼓的,像只小仓鼠。
“好吧我的小男子汉,我们去坐摩天轮~”我把他高高举起,抗在肩头,走向不远的摩天轮。
“你又忘记拿背包了啊!!”秀一郎揪着我的耳朵喊。
“哦哦……”我慌忙回身,拎上包,继续往前走。
走着走着,我突然有点气不顺,为什么被一个小孩子揪着耳朵喊啊,我菊丸大爷的耳朵可是连妈妈都没有碰过的!好吧……前提是我要有个妈妈……于是我把他从肩头取了下来:“刚刚很有力气的喊似乎不太累?那么剩下的路就自己走吧!”说着,我拍拍手上并不存在的灰,笑眯眯的看着他一蹭一蹭的向前扭。
“……小气鬼。”他低声嘟哝着“哪个女孩子嫁给你真是倒大霉了,不会收拾屋子,臭袜子乱塞,吃过的碗如果没有人收拾能放一个星期,床上总是放着N多的毛绒玩具,晚上睡觉磨牙打呼,总是爱在被窝里放屁,还……”
“小鬼,你对我的意见似乎很大?”
“哪里哪里,我对您的敬佩简直是如滔滔江水延绵不绝……”
“不过我就算有这么多缺点,我还养着你就是最大的功劳啦,今天晚上的饭还是你来做吧,记得洗碗刷锅擦桌子扫地一条龙服务哦!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 ̄~)(~ ̄▽ ̄)~ ”
于是,当天晚上,我们吃的饭,该甜的很甜,该咸的很咸……你懂的。
值得一提的是,摩天轮升到最高处的时候,小东西没有站稳,摔倒了我的身上,差点亲到,好悬……我可不想让人觉得我人面兽心到孩子都不放过。
不过……我总感觉下来的时候他的脸上有点遗憾,也许是我的错觉吧!

第十周
从游乐园回来秀一郎一直很兴奋,看着他开心的样子我也觉得心情舒畅很多,这就是做父亲的心情吗?我不知道。
可能是因为上周玩的太HIGH,这周刚开始他就有点咳嗽,周三就变成了发烧。
其实本来我并没有发现,只是那天早上起床发现他还没有从房间里出来,然后推开门看到他还在睡觉,以为他在赖床,就走上去想给他掖掖被角,做出一个合格的父亲的样子,然后就看见他通红的小脸和干燥的嘴唇,一摸额头,我就知道,坏了,孩子发烧了。
我急忙打电话给老板请假,预支了这个星期两天的休假,专门在家陪护他。
因为我不会做早餐,秀一郎又在生病不能起床,看他还在睡觉,我看看时间,就去早点摊买早点,顺便带点退烧药回来。
买药的时候有点波折,因为我不知道像他这种小孩子应该吃什么样的感冒药,问了好久还不能决定,眼看早餐就要凉了,我也有点急躁,就把所有治感冒的药全部买了下来----反正不久就要长大了,迟早用得到。这么想着我就提着两个大塑料袋急匆匆的往家赶,好巧不巧电梯又检修,爬楼梯爬的我只想骂娘,以后再买房子坚决不买顶楼!就算送阁楼也不要!该死的……
等我回到家时,买的早餐已经凉了,更令我生气的是,本来应该乖乖的在被窝里养病的小鬼竟然赤着脚在屋里跑来跑去,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
“你在做什么?!”我生气的一把拽过他,搂到怀里扔回他的房间,金毛蜷在屋角,怂的可以。
“我……我……”他有些泪汪汪的“我以为你不要我了……”
“谁说我不要你了!”我烦躁的抓抓头发,坐到他身边。
“电视上说,你这个年纪的男人都被家里要求结婚,你结婚了就不要我了。”他的眼睛被烧的满是血丝,还泛着不知道为什么有的水光。
“以后少看点电视。”我把他的被子压好“迄今为止少爷我连女人的手都没拉过,哪儿来的结婚。”
他愣了一下。
“那……我是怎么来的?”
好吧,熊孩子的终极问题,问起源……
“垃圾堆里捡的,花园里长得,充话费送的……你信哪个是哪个!”反正我是不会告诉你,至少你十六岁之前不会告诉你你是我孵出来的……我又不是老母鸡!

第十一周

高烧在上个星期结束就停止了,让我着实松了一口气。然而,像是一夜之间,他又长大了。
这句话似乎有点不太准确,但是我想表达的就是,他突然成长了,这个意思。
前几周虽然他也很有稳重成熟的感觉,但是有时候还是会对我做出一些孩子特有的依赖的动作和神情,比如上次生病,他就会很依恋的赖在我的怀里,说怕我离开他----我很理解这种感情:生病是一个人最脆弱的时候之一,我能让他信赖到敞开心扉……怎么说呢……很温暖的感觉,像是有生以来第一次有了家人…不,就是有生以来,我第一次拥有了家人,我亲手养大的亲人。
但是现在,他似乎总是在躲着我一样。
我试着从自己找原因,但是……
“秀一郎?”我唤住想要离开餐桌的大石。
“恩?”他扭过头,黑色的眼睛看了我一眼“如果没事,我先回房间了。”
“我……”你看,他现在已经不想理我了……
这个认知让我倍感失落。
孩子长大了,所以爸爸之类的就成了拖累不被需要了吗?嚼着大概和往常一样的早饭,我食不知味。
然后,他上楼,关门,打开电脑,上网,输入:想和父亲更加亲近怎么办。
然后在看到这是青少年成长时期正常的心理过程时,狠狠地松了一口气。
好吧,现在我还不知道这些,我还沉浸在,我被我的儿子抛弃了的情绪中。。后来我们在一起之后,我再问他这些问题的时候,他才不好意思的跟我说了这件事情---其实我感觉这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果然这孩子的羞涩点不同,不愧是佛祖出品啊!


第十二周
如果是正常的孩子,现在应该可以上初中了,所以我后知后觉的给他买了初中的教辅资料---就算他的成长极其迅速,生命也可能短暂,我也希望他能和其他的小朋友一样……可是,让我意外的是,他比我想象的还要能干。
看着他电脑上完成出色的初中升高中卷子,我再次深深感慨,不愧是佛祖出品。与此同时,一股深深地危机感袭击了我敏感的神经----他之前那么奇怪,不是在网上出什么问题了吧!
他的特殊性让我不敢让他面向这个社会,但是却忘记了,网络世界这么发达,他会不会发现自己的异常,从而产生一些负面心理?会不会有人利用他、欺骗他、伤害他?想到这里,我一把抓住他的肩膀:“秀一郎,告诉我,你是不是网恋了!”
“你想到哪里去了英二,我怎么可能早恋呢?”他拍拍我抓在他的肩膀的手,让我放宽心“我有分寸。”
“你一个十二岁的孩子……不对,今天之前你才十一岁,有什么判断力!不要被骗了!”说着,我就伸手去动他的鼠标。
“相信我我有自己的原则我……”
我拿到了鼠标,他的话戛然而止。然后电脑屏幕上出现了一张熟悉的脸,我每天刮胡子都要在镜子的看到的,我的脸……
“额,那个,英……爸爸,你要相信,那个,这个纯粹是,那个,我对你的崇拜…之类的……”
我不知道为什么这小子要红着脸结结巴巴,只要不是某个大波美妞就不值得太担心什么,自己的爸爸?我十一二岁的时候也非常崇拜……好吧,如果我有的话,我一定也非常崇拜我的爸爸,拿爸爸做自己的电脑屏幕真是一件美妙的事情!可是……我总感觉有哪些不对……

第十三周

我的儿子越来越细心,我们在家的角色像是颠倒了。
每天早上7点他会准时叫我起床,然后把搭配好的衣服放在我手边,等我刷完牙洗完脸,桌子上已经有不重样的早餐,吃饭的时候会监督我不让我吃太多的炸虾或者星鳗寿司,等吃完饭后,他会收拾桌子,然后把我的快递包,快递单,签到笔,手机,钥匙,中饭,身份证,驾驶证……等零零碎碎的东西清点一遍,给我打好领带,检查我的鞋带,然后给我一个早安吻顺便说让我早点回家,不要乱跑。
话说,我养的是儿子,不是老爸或者老婆吧?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我的儿子和我又亲密了起来。虽然现在我觉得,一个十三岁的男孩子的生活不应该总是围着一个老男人……呸!谁是老男人!菊丸大爷我永远都是最英俊的20岁!


第十四周

我似乎应该给他煮红豆饭了……你懂得,这个星期最后一天的早上我看到他很早起来再洗床单~~( ̄▽ ̄~)(~ ̄▽ ̄)~ 

第十五周
离送秀一郎回菩萨身边还有一个星期,他告诉我,一旦回去,就不能再回来,这个认知让我无法接受。
从一个小粉团到现在玉树临风的少年,虽然只有短暂的十五周的时间,但是我已经习惯了他的存在,觉得离不开他。
上个星期我尝试了一下没有他的日子,不得不承认,很糟糕,比我之前单身的时候还要糟糕。这让我想起来之前在孤儿院时听到的一个故事,一个富商告诉一个乞丐,如果你能在大年三十的大雪里赤身裸体呆一夜没有死,我就给你一千两金子,然后乞丐做到了,幸福的过了一年,第二年,富商又跑过来告诉乞丐,如果你能在大年三十的大雪里赤身裸体再呆一夜还没有死,我给你两千两金子,乞丐认为很容易,就赤身裸体的呆在雪地里,第二天,死掉了。
我就像那个乞丐,菩萨就是那个富商,我的金子,就是大石秀一郎。
我想菩萨真的非常聪明,看似他没有惩罚我,但是让我亲手养大一个孩子,养成一个习惯,然后再抛弃这个习惯……没有更残忍了。
时间不多了,和神(经病)的约定不可能被更改,所以我要抓紧时间,多和他相处,留下比较美好的记忆,将来想起来……可能会更疼?

第十六周

我和秀一郎再次去了游乐场,坐上摩天轮后,英俊的少年吻了我,告诉我,他喜欢我。
这……可能是因为,他的世界太封闭,只和我这么一个人相处过,不知道什么是依赖,什么是喜欢吧!
虽然这样想着,心里还是有点很奇怪的感觉,味道……就像雪碧,微酸,更多的是甜,中间还有气泡,炸裂着,给你不断地惊喜。
我们一起坐了摩天轮,骑了旋转木马,玩了碰碰车……最后,我们钓了两条金鱼,一条黑的叫秀,一条红的叫英;抓了一只大娃娃,在秀一郎的建议下,他叫大五郎。
“如果秀一郎不在的话,就让大五郎来陪英二啦~”他这样笑着对我说,脸上明明暗暗,霓虹闪烁,我不知道我的眼睛为什么这么酸。
明明只是养了十六个星期,只是133天,加在一起也没有我前二十年生活的十分之一那么长,但是却那么鲜活,比我二十年,也许是往后所有的日子都明亮。
“我,我送你去……然后一起回来?”我拉着他的袖子,声音里有我自己都没有发现的颤抖。
他揉揉我的头,淡定的看着我炸毛的表情:“嘛,这次我一个人就可以了,回去……如果幸运的话你可以来看我,我的时间太快,在这里……我看看有没有解决的办法?你……你别哭啊,你别哭,你哭了我不安心的……”
看着他手忙脚乱的替我擦着眼泪,我的眼泪还是忍不住往下掉。
我只能送他到传送阵,这是我们最后的一段路,和我们开始的时候完全不一样。
但是我没有想到,离别比我想象的还要来得快。
刚刚出了游乐园,一辆红色的宾利就冲了过来,我看到大石的身体变成了许多许多的星星,然后宾利也消失了。

F·I·N














































等等?
有什么不对? ?
似乎……
应该……




还有?











































































































































一个月后

这一个月里,我无数次的想要接下地狱的任务,想去看看我的孩子是不是很好的在地藏王那里成长,有没有变高,变胖,会不会不认识我之类的……可是上面说,因为某些原因,地府的传送阵出了问题,快递都没有办法送达。我其实有想过要不要死到地府去,但是每次都恰好被BOSS发现,然后被派一大堆快件让我没办法伤春悲秋。
不过这样也好,我的家里一直保持着大石离开前的样子。
其实,我一直做一个梦:
有天回家,家里的灯亮着,然后,有人在厨房,听到我开门的声音伸出头对我说:“饭做好了,快来吃吧!”

一个月零一个星期

再次去了昆仑山,爬了九千九百九十九阶台阶,我累的像条狗,头也不抬的爬上我的小窝,半死不活的喊了声注定没人回答的‘我回来了’,意外地发现厨房的灯在亮着,然后看到一个鸡蛋头伸了出来,笑眯眯的说:饭做好了,快来吃吧。
我确定,这次不是做梦。


“你不是说你回不来了吗!”(ー`´ー) 
“额……那个……我想你多和我在一起不要总是……”(′▽`〃)
“所以你是在骗我?”<(-^-)> 
“那个你看我已经二十一岁了,比你大了,所以说……”(′▽`〃)
“所以说你可以不听我的了?”(‘へ´)
“……不……所以说,我们结婚吧?”(′▽`〃)
“o(*////▽////*)q ……结……结……先吃饭啦!!!!!”(◕ฺ‿◕ฺ✿ฺ)

SO……
这才是真正的
E·N·D

评论
 

© 狐黎狐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