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黎狐涂

虎背熊腰麒麟臂,文渣图废坏脾气。
颜控花心墙头草,坑多完结遥无期。
☞脑洞清奇,弥天大污。

【旧文存档】【真遥】阳光,躺椅,葡萄架


睁开眼看到的是藤青的葡萄架,晨光熹微,将原本浓翠的叶子透成黄绿色然后将这种安宁的色彩打在身边人的脸上。
橘真琴低头看着依旧熟睡着的七濑遥,嘴角不禁流出笑意。他低下头,轻轻用唇蹭了蹭他的眼角,见他迷迷糊糊地醒来微笑才从嘴边漾到眉梢:“早啊,遥~”
刚一动就感到身下的不踏实,当看到自己竟然和真琴用一种奇怪的姿势坐在一个摇椅上的时候他不禁有些疑惑的看向真琴。
“啊,昨天遥不是很好奇葡萄架下面是不是真的能够听见天上的神仙讲话吗?结果到最后我们都睡着了。嘛~昨天睡得好吗?”
好才怪!瞥着笑的可恶的真琴的脸,遥撑起手臂想要站起来,但不知道为什么,脚下却很飘,不由自主的向前倒去。
正当他以为自己一定会和草地来一次亲密接触的时候,一双手揽住了他的腰。
“小遥还真是不小心呢。”真琴的声音响在他的耳畔,距离很近很近。
他可以明确的感受到那圈在自己的腰上的手臂如何收缩肌肉把自己拉起来,虽然很想靠自己的力量站起来,但是腿上却无论如何也用不上力气,只能向后偎进真琴的怀里----反正最软弱的时候已经被他看到了,这也没得差了!抱着这样的思想,他放心的把自己交给了背后的那个人,但耳根还是不由得泛起了浅浅的红。
“怎么,腿麻了?”真琴说话的气息扑在遥的耳朵上,让他有一种全身过电的感觉,酥酥麻麻的。
“好好说话!”他不禁压低了声调,尽力的偏头,让自己的耳朵远离那张不讨人喜欢的嘴巴。
“是~是~”真琴口上是这么说着的,但实际行动却是变本加厉,他的牙齿轻轻咬合在遥的耳廓,发出色气的笑声,看着遥变得透红的颊,终于停止了他难得的恶作剧。
“饿了。”装作面无表情的,遥给了真琴一个肘击。
“嘶……还真是手下不留情呢,青花鱼是吗?”看着遥坚定地眼神,真琴笑笑“我抱你进去?”
“不要,自己可以。”说着,他试图自己站起来。
“所以还是我来吧!”霸道的,真琴把遥打横抱起来,穿过花间的鹅卵石道路,走进白色的房子“不能放任你伤害自己啊,明明不行就要学会依靠,不是有我吗?”
“……”遥只是歪着头不讲话,海蓝色的眼睛闪着犹豫。
“啊……作为日本人,遥的眼睛还真是不科学呢,怎么是这么漂亮的蓝色,犯规啊~”真琴低头想要吻吻遥的眼睛,但是被避开了“……青花鱼是你自己做?”
“恩。”遥扶着沙发站起来,走了两步,又孩子气的踢踢腿,确定没有问题才走进厨房。
厨房里传来青花鱼的香味,橘真琴坐在沙发上,抱着一个杯子,笑的幸福。
遥在烤架边,忽然听见似乎有人在呼唤自己的名字。
“小遥!小遥!”那声音带着哭腔,也很耳熟,看看窗外,并没有人。他扭头看看客厅,真琴依然坐在沙发上冲他笑,不时抬起杯子喝两口。
他甩甩头,抛开那个声音,仔细的煎着鱼。
端鱼上桌,他又听见有人在叫他:“七濑上将,七濑遥,七濑遥……”他皱着眉头四下看看,除了安坐在沙发上的真琴,没有人。
“怎么了,遥?”看他皱起眉头,真琴放下茶杯走到他身边,探探他的头“不发烧啊……”
“吃饭。”
“恩~”
有一筷子没一筷子的夹着青花鱼,遥总觉得自己忘了什么。
“遥?忘了做什么就去做吧,不要愁眉苦脸的。”真琴放下筷子,双手包着遥的手。
“七濑上将,起来啊!”若有若无的声音渐渐加大,遥猛地站起来“我……有人找我!我出去一下,你等我,我马上回来!”
“去吧,路上小心啊~”真琴站在门口冲遥挥挥手。
遥跑出门,顺着声音的方向,不顾一切的奔跑。那些声音越来越大,震得他脑袋疼,最后受不了的他闭上眼睛……再睁开的时候,自己身处一个白色的病房,周围很多人,但是没有那个翡翠色的温柔男人。
“真……橘真琴呢?”他的声音干哑的不成样子,他想起身去找他,但是一动却发现,自己……似乎出了点问题……
“七濑前辈请不要动!”一个穿着军装的男性扶住他“您的战舰被摧毁的时候,虽然橘前辈尽力的保护了您的生命但是您的腿还是没有保住……”
“!”他似乎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消息“橘真琴呢!”
“很抱歉……”那个穿军装的男人脱下自己的帽子“橘前辈……”
“带我去见他!”他想起来那也许是梦境中的话,真琴答应了,会等他。
“小遥,真琴…在这里……”渚拿出一个小小的玻璃瓶,里面是一个戒指“击中你们的是一种新型的分解弹,我们在那里找了很久,只能找到这个……”
接过戒指,遥把它贴了在自己的眼睛上。
啊……作为日本人,遥的眼睛还真是不科学呢,怎么是这么漂亮的蓝色,犯规啊~
这次你想亲,就让你亲个够吧,亲够了,记得回来……
======================================END=====================================

评论 ( 1 )
热度 ( 4 )
 

© 狐黎狐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