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黎狐涂

虎背熊腰麒麟臂,文渣图废坏脾气。
颜控花心墙头草,坑多完结遥无期。
☞脑洞清奇,弥天大污。

【旧文存档】【尊多】火焰海(三)

生命是最让人欣喜又无奈的东西。为了让十束存在的更久一点,星球第一次全部收敛了自己的火焰,冷冰冰的,像隔壁星球一样。
但是,湖泊还是日复一日的变小,最后,又缩回了当年刚刚来的时候只有手心那么大的样子。
“嘛~king进步不小哦,能自己收敛自己的火焰了,突然有种养大孩子的感觉呢~”
明明是我养大你,刚来的时候你只会king、king的叫着。
“king竟然能变出火鸟诶~看来能精密控制火焰了,不错不错~”
我什么时候不会啊!
“king……”
“king……”
十束还是像以前一样唠叨,但是明显的,他讲话的声音越来越无力,语速也越来越慢。
“king……你,叫什么呢……这么久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又是一个傍晚,更小的十束窝在星球的手心,半天,说出这句话。
“……周防尊。”太久没用自己的名字,周防几乎忘记了出生时印刻在自己核上的名字,神明给予的名字。
“……哈……这么慢回…答,不是,在现编吧?不过……就算是现编……真的,很有king的……感觉,很,好……”
“少说几句吧!你都快干了。”看着手心越来越小的湖泊,周防嘴上刻薄着,心中却在祈祷,祈祷什么,他自己都不知道。
“不管怎么样……和king,在一起,很开心……真的,很……”很抱歉,我没有那么多时间陪你了。
最后一滴水变成了蒸汽,蒸汽消失无踪。

也许在没有十束的时候,星球,也就是周防尊并不知道总是围绕着自己的那种难受到压抑的感觉是什么,而现在的他知道了,这种感觉是寂寞。
那个十束不在了。
那个啰唆的十束不在了。
那个啰唆的会压制自己的火焰的十束不在了。
虽然他总会把自己气得火冒三丈,但是不得不说,他也总能很快平息自己的恼怒---他不否认,有时候他是故意发火,就是为了看他扑灭火焰时那种令他惬意的表情,那种表情让他有种温暖的错觉。
那个能控制他的火焰的十束,不在了。
他忽然很累,以往连续烧几百年都没有这么累过。
‘是不是我这个星球的时间也到了呢?’他这样想着‘似乎这样也不错,也许星球爆炸产生的黑洞吞噬一切的时候我能再收集到他。’
虽然这么想着,但是他没有这么做,只是深深地睡了下去:醒来也许就知道这是个梦,然后那个唠唠叨叨的湖泊会继续忙手忙脚的在自己身上到处扑火……真是美妙的景象。
这一睡就又是几百年,几百年宇宙和星系都发生了不小的变化,名为周防尊的星球也不例外---他的周围多了一层厚厚的大气层。
周防醒来发现自己周围雾蒙蒙的,看不清楚宇宙的样子,心中有点恼火,他伸手撕开‘雾’的一角,可在感受到‘雾’的熟悉的组成成分时,他觉得自己的核又开始跃动。
水。
再多一点不会是湖泊?
再多一点可不可以是一片海?
再多一点会不会笼罩整个星球?
周防仔细的在自己身上寻找类似湖泊的地方,却只能看到赤色的岩石和金红的岩浆。
他有点失望,但是并不十分意外---哪有心想事成这种事情?
于是他又睡了下去。
在他睡着的时候,大气层像是有了生命,缓缓地开始流动,然后无数的水分子撞击,凝聚,最后成云致雨。
周防就是被雨水拍醒的。
他看到自己的环形山里出现了浅浅的熟悉的水涡,浅蓝色的水面微微荡漾,上面只有自己和自己赤色或者金色的火焰。
“king,你已经够温暖了,不用浪费自己的火焰啦~”真是熟悉的唠叨。
周防突然感觉很幸福。
F·I·N

评论 ( 1 )
热度 ( 6 )
 

© 狐黎狐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