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黎狐涂

虎背熊腰麒麟臂,文渣图废坏脾气。
颜控花心墙头草,坑多完结遥无期。
☞脑洞清奇,弥天大污。

补2016.03.24脑洞 片段

☞一体双魂梗
☞我不确定有没有后续
☞设定见主页【2016.03.24】

萧景琰有些郁闷。
昨天晚上因为一些军务略棘手,处理的比以往慢了些,待到他想起白日里苏先生邀他密道一叙时,业已夜深,本打算在今天早点儿起来好好给苏先生赔礼道歉,怎成想待他一觉醒来便被困在这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不要说声音,连一丝光都没有。他试着探索周围的环境,可不论他在这空间怎么活动,都摸不到任何东西,更不用提走出去了。
“莫不是撞了邪?”他自言自语“或者…又是什么人搞得鬼…”他不禁原地坐下,仔细排查着最近身边是不是有什么细节被自己疏忽了。
萧景琰打小就被人觉得脑子不好使。打仗还可以,但要论起智谋,不说林殊,单誉王就甩他几条街,可实际上他的脑力并不逊于林殊。但为什么他总是拼不过誉王?究其原因还在于萧景琰过于耿直,一旦钻了牛角尖,不要说八匹马,就算是十只麒麟也难拽回来。为他这个耿直过头的性子,当年的宸妃和静嫔不知道花了多少功夫,但不管费多少口舌…你看梅长苏到京城之前靖王的处境就知道成果如何了……
咳咳,扯远了,接上面靖王端坐原地思考到底为何自己会落入这个诡异的空间。
一想到什么人搞鬼,他就忍不住联系起了最近被贬的献王和对自己的敌意越来越明显的誉王。“难道是他们?”他眯起眼睛“是他们当中的哪个?又是怎么下的手?难道我靖王府里的钉子没有拔干净…”如此推着,萧景琰又想起了梅长苏“如果苏先生在就好了……昨夜我若是赴了约,今天大概也就不会这么狼狈!”他有些懊恼,不禁狠狠的冲脚下打了一拳。本以为还会和之前一样落空,没想到竟然像打在人身上一样,有些软,还有弹性…然而这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随着他这一拳落地,这个空间忽然震动起来,伴着巨响,盘古开天地般,这个空间有了光明。

梅长苏是在一阵咳嗽中醒来的。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体内有些异样,就好像身体里突然多了什么不受自己控制的东西。他抬了抬手,又活动活动脖颈,感觉和往日并没有太大的区别。“错觉吧?”他摇摇头,便没有放在心上,只是唤来黎纲,询问在自己睡熟之时金陵城的安排有没有大的变动。

自那空间有了光亮,萧景琰就开始探索这个地方。于是他看到了黎纲。‘黎纲?难道他是誉王的人帮着誉王把我绑到了这里?如此这般苏先生岂不是危险了?‘他心急如焚‘不行,我要告诉苏先生!‘想着,他忍不住想起身去苏宅,却发现没办法控制自己的身体‘这又是什么鬼!‘正在他努力挣扎的时候,黎纲说话了,只见他对自己说:“宗主,你且忍耐一下,晏大夫马上就到。”
宗!主!
萧景琰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不然怎么会听到黎纲叫自己宗主,他想闭上眼静静可是却感觉自己的身体说:“没…咳咳…没事…”他令堂的!自己没说话啊!!!等等…自己的声音不对劲啊…而且,有点耳熟…莫非…自己…萧景琰忍不住想起早年看过的志怪小说,里面记载有一种借尸还魂的诡事…莫不是苏先生不在了自己变成了苏先生?!可是这身体不受控制又是怎么回事?他感觉自己的脑子不够使了。


“宗主,吃药吧。”黎纲从晏大夫手里接过药碗双手奉给梅长苏
“嗯,就按我刚刚说的,妙音坊…且关了吧!”梅长苏端着药碗,、一口闷下去,借着巾子擦嘴的掩护下撇撇嘴“晏大夫,拜托您不要再在药里加黄连了…这味儿比昨天还苦。”
“哼!”晏大夫接过药碗,又提起桌上的小茶壶,向里面冲了些水“喝!”
“是~”这点儿药渣都不放过…如果可以,梅长苏真想哭给他看。
黎纲见晏大夫又开始和宗主“斗法”便识趣的退下,去处理梅长苏安排下来的事务。

评论 ( 2 )
热度 ( 12 )
 

© 狐黎狐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