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黎狐涂

虎背熊腰麒麟臂,文渣图废坏脾气。
颜控花心墙头草,坑多完结遥无期。
☞脑洞清奇,弥天大污。

【琰殊】记一件小事(靖王府日常)

☞OOC!OOC!
☞高能预警!!
☞其实我感觉尺度和耻度都蛮大的
☞其实就是lo主今天早上睡醒发现自己被子被踢到床下睡一夜的产物...( _ _)ノ|床帘真是好物!

记一件小事(弥天大污)

距离靖王开府也有半个多月了。祁王为他选的宅子地段也还可以,但最重要的是有一个极大的练武场。在宫里想要练武都要提前申请场地,还没有合适的对手,林家小殊只有受宣召才能进宫,御林军又不能和自己认真切磋,作为一个多动症患者,靖王殿下表示很心塞。而今,这个心塞被解决了,林家小殊随时都可以过来和自己切磋比试,纵使有几分因为远离母妃而产生的思念和依依不舍,也渐渐的淡了。
毕竟比起宫里的拘束,还是自己府上自由自在更让人放松一些。

“水牛水牛快出来!昨天的不算,今天我们再好好的比一场!”
一大早,林殊就大步跨进靖王府,因为萧景琰曾经说过林殊和自己如同一人,故而门房和小仆也就没有通报。只见林大少爷熟门熟路直冲靖王的卧室,一把掀开他的被子“起床了,太阳照屁股LE…萧景琰你有病啊!!!!!!!”林殊急忙背过身去。
本来,他想只是把萧景琰的被子掀开,糗一糗他,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碍,毕竟自己睡觉时也穿着中衣,怎成想我们的靖王殿下略为豪放,只穿了亵裤,又是晨起之时,于是这‘晨起之事‘就格外打眼了。
“你…”萧景琰也落了个大红脸“你出去!”说着把被子揽到胸前,活脱脱一个被[bi-]了的黄花大闺女的模样。
“…哦…”林殊有点恍惚,摇摇晃晃的往外走:这家伙的家伙,还挺有分量啊…还有那个腹肌,是怎么练出来的…自己拼了小命也不过六块,萧景琰一个皇子怎么是八块…不知怎么的,他觉得自己的脸有些发烧。
室内的靖王也好不到哪里去。
月前和林家小殊在茶楼休息,无意间听到了几个番邦人说裸睡有益身心,昨天睡前沐浴后有些偷懒,想来府中也不会有人那么大胆来叫醒自己,便只着了亵裤入睡。的确是一夜好眠,但早晨起来…是有些尴尬的…说起尴尬,他忍不住将手伸进被子摸摸已经被吓软了的小兄弟:对不住啊!
急忙忙的穿好衣服,走出房门萧景琰就看到林殊呆楞楞的站在庭中的梅花树下不知道在想什么。
“小殊?”他走到林殊身后,拍拍他的肩。
“啊!”突然感觉肩上有了什么重量,林殊像是被吓到了,整个人差点跳起来,在看到背后是萧景琰后他忍不住弯下腰舒了一口气:“你…”他抬眼上下打量了萧景琰一番“你的私事…都处理好了?”
萧景琰没想到自己的失态真的被挚友看到了眼里,一口唾沫没咽下去呛进了气管,忍不住剧烈的咳嗽起来,半晌才停下来,说:“你…你今天来做什么?”
“找你继续切磋啊~听说你得了一匹好马,要不要和我比比?”明白他是想转移话题,林殊也就不再纠缠。
“行啊,什么彩头?”见林殊不再追究,萧景琰偷偷的松了一口气,攥了攥拳头,只觉得掌心湿漉漉的。
“你的马~”
“想得美,我告诉你,这可是祁王兄才送给我的。”
“好马配英雄!”
“嘿,你别跑!谁不是英雄了你给我站住!”

于是,这件事就算这么揭过去了,只是直到梅岭战后,改头换面了的他每次想起萧景琰还是忍不住思考:靖王殿下真的是‘大而无当‘吗?
这个疑问,恐怕也只有靖王殿下‘身体力行‘才能解答了。

评论
热度 ( 13 )
 

© 狐黎狐涂 | Powered by LOFTER